彼方青空°

非典型理科女,用爱艺术的心学着地理,掉进花滑坑出不来了

不画画了以后看到学校里抱着画夹写生的同学会悄悄多看几眼,离开了乐团以后听到音乐教室飘出来的琴声心里总觉得莫名酸涩。
很长一段时间不敢听之前演出过的曲子,连带着交响乐都不太敢听,因为听到耳机里的旋律就再也没法心平气和,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堵在胸口。

时隔很久再次听到自新大陆第二乐章,突然就释怀了。回想起爱上交响乐的开端、加入乐团的初衷,恍然发觉,我有什么好纠结的。
“有些事现在不去做,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了。”
于是加入学校的乐团,从零开始学最难的乐器,从第一次校音的时候一脸懵逼、合奏的时候数不清小节,到不用看校音器音准也没问题、能听出其他声部的节奏错误,从只是单纯喜欢,到多了一些理解和感悟,看见新生的乐团一天天成长,也看见大家相互扶持一天天成长。
其实有很多遗憾,但也没有那么遗憾,也从未后悔当初的决定。
既然到了离开的时候,就从容地离开吧。乐团还在,后辈们还在,一届老生走,一届新生来,新的乐章还会被奏响,尽管我不在。
既然还爱着,就继续听乐曲奏响,继续看乐团成长。还有机会听见、有机会看到,对我而言已经足够了吧。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