彼方青空°

非典型理科女,用爱艺术的心学着地理,掉进花滑坑出不来了

还想继续吹奏下去,还想继续努力成为乐团的力量,还想继续被舞台的灯光照亮。
如果可以的话,想要就这样一直一直走下去。
但这一切于我而言大概就是一场美好得太不真实的梦吧,终究会结束的。
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完成最后一次演出,还有没有机会再穿上我一直看不顺眼的演出服,还有没有机会在校音的时候吹出一个标准A。
还是很留恋。
我想我一定很久很久都无法忘掉这一切。

评论

热度(2)